中新社香港6月22日電 題:香港工廈變形記:菜香不怕巷子深
  作者 賈思玉 艾渝
  工廠食堂——在年長一些的香港人看來,這幾個字意味著實惠、人情味,卻與珍饌美味相去甚遠。
  顧名思義,工廠食堂誕生的使命是為工友“醫肚”(廣東話填飽肚子的意思)。其特點是:店面設於工廈樓層中,沒有招牌,裝修簡陋;營業時間緊跟工廠運作,朝六晚六;提供餐肉蛋飯、蘿蔔牛腩、炒粉炒麵等茶餐廳菜式。
  只是,隨著香港製造業轉移,走大眾化路線的工廠食堂慢慢顯得“不合時宜”。與此同時,一間間新餐廳在工廈里悄然開張,麻雀變鳳凰似的主打“私房菜”概念。
  “商場不適合,地鋪也未必適合,要拐彎抹角才能找到的地方纔符合我們的形象,於是想到工廈。”北角海景大廈內一間私房菜的老闆兼主廚Esther說。
  海景大廈外牆佈滿黑色污跡,原本的米黃色依稀可辨。樓下是車行、停車廠,連空氣都瀰漫汽油味。但是,踏出電梯,經過用紅酒木箱砌成的門面和長長的通道,眼前的情景讓記者想起《鏡花緣》中一句話:“各處儘是畫棟雕梁,珠簾綺戶,那派艷麗光景竟是別有洞天。”
  Esther的餐廳呈細長形,一眼望去,可以看到3張實木長桌,空間既可打通,也可分隔為3間房。室內一側闢為露臺,盡覽維港海景。
  曾擔任模特的Esther將優雅品味帶入餐廳裝潢,“餐具全部訂做,很多五星級酒店用的牌子。”這裡每人每餐最低消費港幣750元,招牌菜包括鵝肝雲吞。“我們的價位一點也不高。”Esther快言快語地指出,因為工廈租金比同區商業大廈低三到五成,定價便“不用太高”。
  這間餐廳的另一特別之處是位於酒窖中。“酒窖主人買下大廈一整層,除了柱子不能移,開敞空間任我選擇,”Esther盡數選址工廈的優勢,“樓上是做燈的,他們收工我們才開工,互相不打擾,而且貨梯大,方便搬東西上來。”
  這樣的私房菜洗刷了人們對“工廈食堂”的印象。不過,Esther坦言,工廈“變身”成本不低,“為改造這一層的消防和保安系統,還有為酒窖安裝24小時恆溫設施,店主花了上千萬!”
  香港特區政府對在工廈經營餐飲業規管嚴格,而且政出多門。“這是工廈轉型比較慢的主要原因。”香港中文大學建築系教授何培斌告訴記者,地政署限制了工廈的土地用途;通風、消防設施和逃生通道等受消防處監管;餐廳牌照則由食物環境衛生署發放。
  Esther的餐廳內有一條走廊,如果不是經她介紹,很難猜到是專門加設的走火通道。此外,因為嚴禁明火,她以折中方式將開放式廚房變為前後廚房,前邊只做甜品。
  為充分釋放工廈潛力,何培斌認為,在達到安全標準的前提下,技術上可適當放寬要求。“比如消防規定每秒有多少人能衝出樓梯,但樓梯位置和寬窄可以不要求那麼細。”
  “我不相信工廈餐廳會越來越多。”Esther這樣說。(完)  (原標題:香港工廈變形記:菜香不怕巷子深(圖))
創作者介紹

au08aurtd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